防疫、复工复产“两手抓”,海南首创推出专属综合保险

随着疫情防控工作的持续深入,企业复工复产也迫在眉睫,然而“一人患病,全企隔离”的隐患风险依然存在。为减缓企业顾虑,近日,海南首创推出复工复产企业疫情防控综合保险(以下简称“复工复产保险”),支持重点企业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前提下复工复产。

缓解防疫与企业复工之间的矛盾、积极创新传递良好信号,是业内人士对复工复产保险的一致看法,此外,业内已在进行多元探索,后续将有更多针对企业生产的保险产品落地。

同时,亦有保险人士建议,各地可因地制宜更新推广复工复产保险外,也可尝试全国同下“一盘棋”,由政府部门领导牵头,调动行业更多保险公司参与,加强财政支持力度,提高承保能力,扩大保障范围,有序推动企业复工复产。

防疫、复工复产“两手抓”,海南首创推出专属综合保险

蓝鲸保险了解到,海南推出的复工复产综合保险,重点保障企业因政府疫情防控要求进行封闭或隔离所导致的在产品损失、员工工资及隔离费用的支出。首批预计涵盖100家重点企业,每家企业保险金额为200万元,保险期限为六个月,单家企业保费12万元,海南省财政厅按保费的70%(8.4万元)予以补贴,企业自担保费的30%(3.6万元)。目前,首张保单已出具。

“复工复产综合保险的落地有效发挥了保险的风险保障功能,也能对疫情防控工作产生积极影响”,一位保险业内人士表示了对该产品的赞赏,根据要求,该产品要求投保企业须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前提下出险才能赔付。

据海南银保监局有关负责人介绍,随着疫情防控工作进入关键阶段,海南省内旅游业、制药业等重点行业逐步复工复产,但员工染疫导致停工停产、造成重大损失的风险仍旧存在,一定程度影响企业复工复产的积极性。

因此,海南银保监局协同多部门,与海南人保财险、太保财险、平安财险等保险公司设计出台复工复产综合保险,加强保险保障。

从设计角度来看,该保险产品主要针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部分企业量身定做,同时进一步拓展保险责任,工资和隔离费用可按规定赔付。保费则由地方财政和参保企业共同分担,并采用共保模式,由海南省内12家财险公司共同承担保额2亿元的风险敞口。

具体赔付方面,单家企业赔付上限为200万元,其中针对工资支出,以隔离当月工资作为基准核算,每人每月最高赔偿限额6000元;针对隔离费用,隔离人员每人每次事故赔偿1000元;制造企业在产品损失,按照实际损失计算。

“从保费结构来看,该产品财政覆盖占大头,属于政府采购项目,具有政策性质”,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郝演苏指出。且通过共保的方式分摊风险,也解决了由一家保险机构独立承保导致风险过于集中的问题。

“也是保险行业面对强传染性疫情发挥保障作用的有效尝试,开启了非常好的先例”,新一站保险李阳分析称 ,尽管中国保险市场是全球第二大保险市场,但保险深度远远落后发达国家,对突发、巨灾情况的保障程度相对较低,复工复产保险的落地,“可较好缓解企业复工与防疫之间的矛盾,减轻出险企业经营负担、支出压力”,同时对推进保险深度,保障社会经济正常运转也有积极意义。

创新不止,业内预测后续或涌现更丰富多元保障产品

目前,疫情防控进入重要阶段,各级政府部门对企业复工复产也愈加重视,更积极推动保险保障功能的发挥,全力支持稳企业、稳经济、稳发展。

2月15日,银保监会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疫情防控金融服务的通知》,要求做好金融服务,支持企业复工复产,鼓励银行保险机构积极拓展服务领域,提供特色产品等。

地方同样积极出台政策,北京银保监局等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北京安全生产责任保险支持参保企业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若干措施》,对于参加安责险的险企在不增加保费的基础上适当延长保险期限;进一步扩大安责险预防费用的适用范围等,切实减轻疫情对一线生产企业的影响。

宁波出台《关于发挥保险社会治理功能促进我市防疫情促复产的实施意见》,鼓励保险机构深入调研分析企业需求,采取“保险+服务”模式,针对企业复工防控过程面临的各类风险开发专属保险产品。

“可以说在当下阶段,全力支持疫情防控和企业复工,几乎占据同等重要的地位”,一位财险公司业务部门负责人向蓝鲸保险表示,在其看来,业内后续可能会陆续开发出更贴合疫情风险的保险产品,“各保险公司也在进行积极探索,以最大程度实现保险保障、社会治理工具的作用,海南复工复产保险的落地就是很好的尝试”。

那么,该产品是否能在全国范围进行复制推广?

“复工复产要具备基本条件,要符合当地政府的相关政策”,郝演苏提醒称,保险业要因地制宜地评价各地区、各行业复工复产的条件,切不可“一刀切”,“站在保险公司风险管理的角度,此产品暂不适宜疫情严重的地区”。

除此之外,在业内人士看来,当前海南推行的复工复产保险,保障额度存在上升空间。对于不少企业来说,尽管在财政补贴后,保费支出低,但200万的保额所发挥的功效相对有效,保险的杠杆作用待进一步发挥。

“之后可能会因地制宜,考虑行业属性、当地工资收入水平后,调整保费利率以及保额”,上述财险公司业务部门负责人指出,其建议,可以尝试“全国一盘棋”的方式,“譬如海南,目前是12家财险公司组成共保体,是否可以由政府部门领导,调动行业更多保险公司参与,提高承保能力,风险敞口从2亿增加至50亿或100亿甚至更高,扩大复工复产保险的保障范围”。

同时,加大财政对该保险保障的支持力度,缓解商业保险机构承保后的风险,该人士建议道,“可以设置阀值,在保险公司达到一定赔付支出后,由政府财政进行补贴,甚至可以在疫情结束后,将这一机制予以保留,若有承保盈余,则可用于设置保障基金,提高行业对突发、巨灾风险的风险管理能力”。

“保险行业在疾病传染责任险方面,可以说是空白区,险企也要加强疫情风险预估、防控能力,帮助企业有序复工”,在李阳看来,企业也好、个体也好,只有在切实面对风险,导致利益受损的时候,才会深刻认识到保障的价值,“之后,行业更需要尝试将风险防控放在前端”。

“复工复产保险很大程度上向市场传递了积极信号,金融行业属于相对稳健保守的行业,牵一发动全身,不便将步子迈得太大,前期只能做一些应急的保障,这是行业特性决定的,国家现在也积极倡导保险的保障功能,相信未来一两个月内,各地区会出现更多产品”,李阳总结称。而在疫情平息或不再造成明显的社会矛盾后,保险产品能否再发挥适当价值,也值得保险公司继续探索。